您的位置: 首頁 >研究成果
研究成果

湖北省推進供給側改革的地方立法建議

      法律是供給側改革不可逾越的紅線,法治是供給側改革的制度必需品,運用法治的穩定性實現改革的可預測性以便預防和降低改革風險,推進改革工作和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具有重要現實意義。因此,一省一地推進供給側改革,必須健全相應的配套地方立法。省法學會地方立法研究會李雷博士在充分闡述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地方立法的原因動力后,提出了若干完善地方配套立法建議。

      一、供給側改革需要配套地方立法的原因分析
      (一)供給側改革需要地方發揮主動性積極性
      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筑,上層建筑反作用于經濟基礎,要實現經濟結構的優化調整,發揮法律這個上層建筑對經濟基礎的反作用,使地方供給側改革符合中央總體要求,必須充分發揮地方的主動性積極性,憲法第三條第四款也暗含此要求。因此,必須依照中央政策制定合乎改革目標的地方性法規,及時調整當地的產業結構,以實現地方經濟的可持續發展。
      (二)供給側改革需要地方立法提供法律和制度依據
      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強調“任何重大改革都必須于法有據”,本次改革是在十八屆四中全會中央提出全面推進依法治國的戰略背景下提出的,改革各項措施,決不能超越法治的維度。否則,既有可能導致改革中途遇阻,也可能損害依法治國的總體布局。供給側改革的成果也需要法律加以保障,改革措施需要地方逐步落實,實現上述目標,必須構建完備的法律體系,完善配套地方立法自然是題中之意。
      單單依靠市場或者企業自身力量是無法實現改革目標的,要達到改革的預期成效,需要法律提供制度保障,法律的強制性和制裁性是任何改革順利推進最有力的武器。然而由于歷史、地理等客觀原因和不同時期國家政策的影響,各個省市之間差別較大。中央難以整齊劃一的制定同一種方案供各地執行,因此應該在遵循中央統一部署的前提下,賦予各個地方必要的自主權,以地方立法的形式為改革保駕護航。
      (三)供給側改革需要地方立法提供明確指引
      地方經濟立法作為地方經濟政策法治化的產物,應該反映經濟政策和地方利益需求。法律能夠為后續行為提供一定的指引,減少或者避免執行中的折損,以便符合法治的預期,從各地深化改革的舉措來看,地方立法相對于中央立法具有一定的優勢。因為地方立法往往更加具體詳細契合地方實際,能夠為產業轉型升級、資源優化配置、經濟結構調整產生更大的助力。
      (四)供給側改革需要地方立法提供規范約束
      自2016年起供給側改革在經濟領域全面鋪開,既有效緩解了部分行業產能過剩的難題,又支持了若干新興產業的蓬勃發展。然而新事物在萌芽階段往往缺少有效規制和引導,急需法律加以保護支持。如當前各地流行的網約車服務,在高峰時期能夠緩解城市擁堵,又符合綠色環保的新理念,但不少城市還缺乏專門規范網約車的地方性法規。地方立法主體應當率先制定地方立法,培育支持本地新興產業,為新興產業的發展創造良好的法治環境。
      二、完善供給側改革地方立法的若干建議
      法治要給改革留有足夠的空間,在供給側改革中必須尊重經濟規律防止過度干預。結合我省的改革實際,完善改革配套地方立法。
      (一)以社會需求為導向實現民主立法
      隨著2011年社會主義法律體系已經基本建成,社會公眾對立法質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以往是缺乏法律,今后則是缺乏高質量的法律。地方立法必須充分發揮民主立法的傳統,然而供給側改革的要求并沒有得到地方經濟立法的積極回應,故需要科學構建和適度協調地方立法,服務和支持改革目標。
      建議:今后應該逐步改變立法供給與社會需求的信息不對稱以及立法主體與社會相隔離的局面,提供廣泛渠道,積極邀請社會公眾和各類企業參與立法,使立法主體能及時掌握社會需求,使地方立法能夠符合供給側改革的實際。
      (二)轉變固有立法思維減少不當干預
      2015年《立法法》修訂之后,賦予設區的市地方立法權,這為各個地方因地制宜,根據實際情況制定符合經濟發展的地方性法規提供了可能。如按照中央要求,個別地方需要化解過剩產能,淘汰高耗能高污染產業,嚴格控制煤炭產業,但對于我省而言,煤炭資源并不豐富,無須擔心化解過剩的煤炭產能。因此,地方立法要改變僵化的思維模式,擺脫教條主義,經濟增長方式的轉型要以科學的地方法治作為支撐。
      建議:從供給側改革的需求出發,逐步改變地方經濟立法的思路:總體而言應當防止政府對市場和企業的過多干涉,優化地方法治供給以引導經濟調控權的合理行使,科學構建地方經濟立法體系,嚴格界定公權對私權的干預邊界,規范宏觀調控減少微觀干預。
      (三)尊重經濟規律破除地方利益固化
      憲法第十五條規定“國家加強經濟立法,完善宏觀調控”,該條文是地方經濟立法作為法律概念的法理支撐。實踐已經證明,地方立法要想實現地方經濟社會的持續健康發展,必須尊重經濟規律和反映市場需求,因此,供給側改革和地方經濟立法的目標具有一致性,二者相互促進高度契合。以往若干改革之所以沒能取得預期效果,部分原因是因為改革為部門利益或者地方利益所左右,難以打破固有利益的藩籬,遇到重重阻力。
      建議:首先,在地方立法過程中必須始終遵循經濟規律,防止個人主觀臆斷隨意設定改革措施。其次,防止借地方立法之名行地方保護之實,應該站在全國一盤棋的高度,綜合思考供給側改革。最后,還應破除部門利益固化的癥結,以免在立法中過多摻雜部門利益,將地方立法變成部門利益的護身符。
      (四)實現傳統產業升級完善勞動立法
      供給側改革需要化解過剩產能,促使傳統產業轉型升級,此項目標的實現,必將對現有勞動力市場造成巨大沖擊,如果處理不當,有可能引發大規模失業浪潮影響社會穩定。因此,要消解改革對傳統產業,特別是中低端勞動力市場帶來的沖擊,就要求勞動立法通過制度供給提升現有勞動力資源的技能素質,改善勞動力中低端供給與中高端需求之間的矛盾。
      建議:完善地方勞動立法,盡可能妥善制定分流人員的安置政策,確保失業人員的基本生活保障,減少對社會的沖擊。同時,通過法律制度安排加強勞動力轉崗技能培訓,給予失業人員必要的就業扶持。
      (五)培育新興產業創新知識產權立法
      當前企業轉型產業升級存在若干短板,關鍵在于企業創新能力不強,缺乏健全的知識產權保護制度。應該依據本地突出的短板問題制定合理有效的地方性法規,彌補新常態下經濟發展的不足,供給側改革的核心要義在于制度創新與變革,支持培育新興產業是改革的重要目的。
      建議:供給側改革要運用法治方式引領企業成為自主創新的主體,積極培育企業家的創新精神,使全社會形成鼓勵創新的良好氛圍。同時,加強對知識產權的保護,結合我省法學院校實力強勁知識產權名師輩出的優勢,制定出更加嚴格的知識產權地方立法。
      (六)充分考慮立法執法與司法的協調
      法治的運行是一個動態過程,完善的立法只是法治運行的起點,還需要執法與司法并進,才能實現良法善治。一方面供給側改革要注重提升地方立法質量,另一方面要保證所指定的法律能夠被嚴格執行,并以司法裁判作為最后的保障手段。以往無論是中央還是地方都強調以立法推動改革,一項改革方案的出臺,牽引出若干專門性法律規范,導致立法過多,反而忽視了執法和司法的重要性。
      建議:推進供給側改革必須于法有據完善地方立法,執法和司法部門也要積極配合改革。享有立法權的地方應該始終貫徹立法先行的原則,結合本地實際完善地方立法,執法部門則應該熟悉地方立法嚴格執法,司法部門還必須公正司法,為改革提供堅強的后盾。

地址:湖北省武漢市武昌水果湖路268號省委大院 郵編:430071

湖北省法學會 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08 - 2018 All RIGHT RESERVED 鄂ICP備08002478號

歡迎您第 3154484 位訪問者

电影比基尼派对完整版
江西时时11先五 爱学赢网址 mg摆脱豪华版讲解 宾利娱乐提不了现 天天棋牌斗地主现金版 彩经网官网登陆 北京pk10冠军技巧 快乐时时是正规的吗 时时彩哪个计划好用 5分赛车开奖结果记录 谁能入侵黑彩服务器 打麻将十句必胜口诀 一分快三全天计划软件 上海哪里可以玩老虎机 三肖六码3肖6码59期 哪个棋牌有二人斗地主